第3個必須要知名道的思考模式:

(3) 「Cartesian Product」模式

3 + 3 的「和」(Sum) ) 就是6
3 – 3 的「差」 (Difference) 就是0
3 x 3 的「積」(Product) 就是9
3 ÷ 3 的「商」(Quotient) 就是1

那麼「Cartesian Product」兩個字加起來,就是「積」的其中一個類型的名稱,意思就是:

「所有變數」剩起來的 「所有可能性」。

假設你在營運一門女裝生意,你有2種熱賣產品:連身裙 和 短裙。而兩種裙都分別要購入紅色和藍色的貨,那麼你一共就要入4種產品的貨:

產品類別# 貨品種類 顏色
1 連身裙 藍色
2 連身裙 紅色
3 短裙 藍色
4 短裙 紅色

那麼2個「貨品種類」和2個「顏色」,剩起來就是2 x 2 = 4 。
而「4」這個「積」,就是「Cartesian Product」。

如果每個裙的種類再入多一隻白色,那麼剩起來的「Cartesian Product」就是 「6」(2個貨品種類 x 3種颜色)。

那麼「Cartesian Product」的思考模式怎樣套用在部署數碼推廣策略?

再舉一個例子。現在你的女裝生意漸上軌道,在旺角兆萬開了一家門舖,準備也做內地自遊行生意。另外再攪了一個網站,打算做整個香港的女人的生意。 你現在開始著手部署數碼宣傳策略,你在網上爬了很多文,知道大概的變數如下:

目標客戶
香港人
內地自遊行
目標客戶
門店
網店
FB 店
目標客戶
FB 廣告
微信廣告
Google 廣告

你知道了以上這些資料,但卻不知名道怎樣配撘。
例如你要做「香港人」生意,那麼要不要用「微信廣告」宣傳旺角門店業務?
又或者你要做「內地自遊行」生意,那麼要不要用「Google 廣告」宣傳「網店」業務?

在這個例子裡,2個「目標客戶」,3個「銷售渠道」,和3個「宣傳方法」,剩起來的「Cartesian Product」就是 2 x 3 x 3 = 18。

這18個數碼宣傳的所有可能方案 (「Cartesian Product」)的如下:

宣傳方案# 目標客戶 目標客戶 目標客戶
1 香港人 門店 FB 廣告
2 香港人 門店 微信廣告
3 香港人 門店 Google 廣告
4 香港人 網店 FB 廣告
5 香港人 網店 微信廣告
6 香港人 網店 Google 廣告
7 香港人 FB 店 FB 廣告
8 香港人 FB 店 微信廣告
9 香港人 FB 店 Google 廣告
10 內地自遊行 門店 FB 廣告
11 內地自遊行 門店 微信廣告
12 內地自遊行 門店 Google 廣告
13 內地自遊行 網店 FB 廣告
14 內地自遊行 網店 微信廣告
15 內地自遊行 網店 Google 廣告
16 內地自遊行 FB 店 FB 廣告
17 內地自遊行 FB 店 微信廣告
18 內地自遊行 FB 店 Google 廣告

當然,Common Sense 你也會知名道 #8 要推廣FB店,跟本就不用落微信廣告。
但那麼#2 ,推廣門店給香港人,又要不要落微信廣告?
當然這就涉及數碼營銷策略師的經驗了。但在你一開始不知道的時候,你可能就要在策略中包括這個方案,然後Run 一個月去測試一下成效再作調整,這是後話。

經過一輪Google Search 之後,你發現可選的方案有5個:

宣傳方案# 目標客戶 目標客戶 目標客戶
1 香港人 門店 FB 廣告
2 香港人 門店 微信廣告
3 香港人 門店 Google 廣告
4 香港人 網店 FB 廣告
5 香港人 網店 微信廣告
6 香港人 網店 Google 廣告
7 香港人 FB 店 FB 廣告
8 香港人 FB 店 微信廣告
9 香港人 FB 店 Google 廣告
10 內地自遊行 門店 FB 廣告
11 內地自遊行 門店 微信廣告
12 內地自遊行 門店 Google 廣告
13 內地自遊行 網店 FB 廣告
14 內地自遊行 網店 微信廣告
15 內地自遊行 網店 Google 廣告
16 內地自遊行 FB 店 FB 廣告
17 內地自遊行 FB 店 微信廣告
18 內地自遊行 FB 店 Google 廣告

然後你就根據這個5方案,就制訂具體的執行步驟。

很簡單吧?(我覺得)

現在只不過是考慮了3個「變數」(目標客戶,銷售渠道,宣傳工具),就己經出現了18個「可能方案」。問題是,要制定一份數碼營銷方案, 即使是中小企,要考慮的變數說少也有20個,各個變數有各自有不同的可能性,所以剩起來的「Cartesian Product」將會是天文數字,列出來的方案數量,足夠令你的Microsoft Excel File Hang機。

當然,要把「Cartesian Product」所有可能性都羅列出來,是一個很笨的方法,亦沒有人願意(和有能力)這樣做。我提出「Cartesian Product」這個思考模式,只是提供一個方法,讓我知道要怎樣界定「變數」,怎樣界定「可能方案」,怎樣配撘各個「變數」,讓我們可以在面對不同生意,不同行業,不同行業時,都可以重覆地生產出一個全面而度身訂造 的數碼行銷推廣方案。

實際操作起來,反過來,先估計你可以投入的廣告預算和可投放的人力,(例如一個月HKD$10,000 Marketing Budget,和100小時 Marketing Manager 的 Man Power),然後再大概估計一下各種宣傳工具的基本入場費,你就可以刪走大量不會執行的方案(那怕這些方案是可行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